AD
首页 > 汽车 > 正文

他用自己写的“墙书”,让女儿考上了剑桥

[2019-10-10 01:40:45]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他用自己写的“墙书”,让女儿考上了剑桥克里斯托弗·劳埃德与“墙书”《地球通史》毕业于英国剑桥历史系的克里斯托弗·劳埃德(ChristopherLloyd),是著名的历史学家,教育家,作家,曾在《泰晤士报》担任科学版记者,目前是英国WhatonEarth公司及基金会CEO。在大女儿玛蒂尔达8岁时,他发现女儿厌学,对学校失去了兴趣,于是

  原标题:他用自己写的“墙书”,让女儿考上了剑桥

  克里斯托弗·劳埃德与“墙书”《地球通史》

  毕业于英国剑桥历史系的克里斯托弗·劳埃德(Christopher Lloyd),是著名的历史学家,教育家,作家,曾在《泰晤士报》担任科学版记者,目前是英国WhatonEarth公司及基金会CEO。

  在大女儿玛蒂尔达8岁时,他发现女儿厌学,对学校失去了兴趣,于是让女儿退学回家,自己教。现在,女儿已经获得一等奖学金,考上了他的母校——剑桥大学。

  在教女儿的过程中,他发现了现行教育方式和体系已经不能应对变革如此之大的当下,更不能轻松应对更多挑战的未来,于是创作了跨学科的“墙书”系列,风靡欧美,畅销15个国家,他本人所接受的教育和从事的职业来看,就是一个典型的通才,跨各个学科,并都取得了骄人成就。

  克里斯托弗和大女儿Matilda(左)17岁、小女儿Verity(右)15岁,2013年

  摄影 / Jeff Gilbert

  在劳埃德看来,在现代工业化的教育模式下,孩子们的学习方式是割裂的——知识被切割成语文、历史、生物、地理等的一块一块,再填进教学大纲和课程表里,不同科目的知识看起来毫无关系。

  这导致了两个后果:一是扼杀了最重要的学习内驱力——好奇心。当孩子们不得不持续、被动地接受已经安排好的知识进度,怎会跟随自己的兴趣去深挖呢?二是不能将不同领域的知识联系起来“举一隅而三隅反”,并且除了自己熟悉的领域外,缺少其他领域的常识。

  正如小说家、古典主义研究者多萝西·赛耶斯在其影响深远的文章《失落的学艺》中所说:“你是否经常遇到一些人,在其整个的一生,知识被局限在固定的领域,某一类知识与其他知识严格分离,以致于试图将不同知识联系起来时,显得十分吃力。他们无法将代数和侦探小说,污水处理和三文鱼价格进行即刻的思想关联,或者在更广意义上,将哲学和经济学,或者化学与艺术这些知识领域也关联起来。”

  但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孤立的,万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例如从最普通的“大米”也可以联系起它的生物属性、产地的地理气候、历史文化、养活大量人口并由此带来的经济影响等等。

  因此,更高明的做法是在孩子们掌握了基本的学习方法后,让好奇心引领他们去探索,成为那个领域的“专家”,再由此引发新的兴趣点继续探索,如此学会搭建起自己的学习系统!

  当一个孩子离开学校的时候,有两件事情非常重要:

  一、他们明白自己将不会在余生里从事同一份工作;

  二、他们拥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对学习的终生热爱。

  具备了这些简单要素,年轻人不但能够很好地应对职业生涯里的急转突变,而且能够得享个人幸福。因为,对未来的预测,只有一样东西是绝对不会错的——未来将会充满着意想不到的变化。

  不幸的是,全世界的传统教育体系都不够完善,并不能使年轻人准备好去应对变化的世界。问题一,目前的教育体系趋向于相信在考试中成功是唯一重要的评判标准;问题二,在目前的教育体系中认为专业知识比通识更有价值。

  这种教育体系植根于一个逝去的工业时代——在那个时代中,年轻人被训练去做一份预计他们一辈子都将从事的工作。今天的现代化数字经济从根本上打破了传统经济的框架。这样的经济发展趋势对人才的需求也大大改变了,当今的人才应该具有创造力才可以在变化中茁壮成长,能够结合自身的各项才能,并且充满创业家精神。快速发展的科学技术和时政的不稳定性正在推动一场变革,未来的胜利者不会是那些终生按部就班从事同一份工作的人,而将是那些喜欢通过不断学习来提升自己的人。

  对年轻人进行通识教育,以及激发他们对学习的渴望不只是学校的工作,同时也是父母的责任,父母是他们的首要教育者和榜样。

  当克里斯托弗·劳埃德的大女儿玛蒂尔达8岁,她在学校受挫之后,他们夫妻俩对大女儿和小女儿进行了超过5年的在家教育。与此同时,克里斯托弗·劳埃德开始创作“墙书—时间图谱百科全书”系列。

  “墙书”《自然通史》英文版

  从那时起,他一路见证当年轻人被允许用她们源自本能、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探索世界时,所产生的强大力量。作为一位父亲以及家庭教育者,这些经历给劳埃德上了三节简单的课:

  第一堂课:人生来就有对知识的渴望,脑科学证明,好奇心驱动的学习方式才是正确的学习方式。学习的愉悦感和动力的来源即是主动性。

  第二堂课:真正的学习不是填充毫无联系的碎片化知识,而是通过整合信息看到事物的本质、因果或内在联系。

  第三堂课:记忆和想象力是图像化的。大脑最喜欢的存储形式是图片和声音,而非文字和数字。

  这三节课成为了克里斯托弗·劳埃德和插画家安迪·福肖创作的“墙书”系列的坚实基础。

  自2010年开始,劳埃德与大英自然博物馆,大英科技博物馆、大英机械工程师协会、以及莎士比亚基金会共同致力于创作图文结合、以时间图谱形式呈现的“墙书”系列。在精心架设的历史大帷幕下,每一个事件和人物都有自己的故事,并且都与其他事件和人物相互关联。孩子们在两米多长的墙书上可以从任意一点开始属于自己的探索旅程。

  在这个时代,我们努力去学的不是已经过时或即将过时的知识,而是跨学科能力和方法,才能应对未来的挑战,所以这套书不是告诉我们这个世界都有什么,而是教给我们一套最简单的方法,可以把家的墙,变成一面巨型的教学课堂。

  “墙书”《地球通史》是一本书什么样的书?

  这是一本可以粘在墙上的书,长2.4米,可以把你家里的一面墙变成学习的教室;

  这是一本图像学习法的书,轻松讲述了140亿年前到2015年的地球上发生的所有;

  这是一本打破学科壁垒的书,把不同学科全部联系在一起,不再把各类学科割裂;

  这是一本具有全局观的通识教育的书,帮你编织自己的学习系统。

  这是一本老少通吃的书,6-120岁都可以看,还为3-5岁的孩子准备了适合他们的贴纸版。

  “墙书”怎么读?

  “墙书”《地球通史》英文版

  以《地球通史》为例,在下方是时间线,从宇宙大爆炸到2015年。在上方,不同颜色表示不同的范围,如宇宙、地球、海洋、陆地、亚洲、欧洲、中东,美洲,非洲等等。

  你既可以按照时间顺序,阅读某个区域的历史,也可以选择一个时间点,看看此时的世界各地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例如当中国明朝正在修建长城抵御北方民族的时候,你会发现亨利八世使英国脱离了罗马天主教,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大陆。

  你可以从中间,或者兴趣所在的任意之处开始,往左,往右,往上,往下读——不用担心走迷了路,可以随时看时间线来定位。

  你甚至可以将两本墙书(例如《地球通史》和《科技通史》)对比着读,思考在同一区域的同一时代,人文和科技有何关联和相互作用?探索,让知识产生“化学反应”。

  “墙书”《科技通史》英文版

  从选取一个人物、一个物品、一个事件,从一个点开始,扩展开来,发现联系,就可以一直讲下去,然后如拼图一样渐渐拼起世界和历史的模样,编织起自己的知识体系。你会发现,现实世界比任何虚构故事都要有趣得多!

  还可以把它挂在墙上、在桌上或地上展开,几个人一起探索,定位各个事件,给出评价、彼此讨论、交谈、辩论……

  “墙书时报”直击历史——假如当时有报纸,古人们会说什么?

  每一本“墙书”的组成,除了长达2.4米时间图谱,还有一份“墙书时报”。那些重要的大事件对我们来说是历史,但对事件当时的人们,是一个个大新闻。用当时报纸的形式详细解读历史,更有真实感。

  “墙书时报”英文版

  墙书时报的末尾是50道小测验,答案藏在时间图谱或“墙书时报”的某一行中。

  另外,每本“墙书”贴心地附赠一本指导手册,有作者克里斯托弗·劳埃德创作的《好奇心宣言》、根据时间图谱设计的活动,供家长和教师使用。

  “墙书”系列有5本:

  “墙书”地球通史

  “墙书”莎士比亚通史

  “墙书”自然通史

  “墙书”科技通史

  “墙书”竞技通史

  “墙书”《地球通史》和“墙书”《莎士比亚通史》10月底上市,作者克里斯托弗·劳埃德将于11月17日-28日来中国做一系列讲座和工作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